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亲亲小媳妇】
【亲亲小媳妇】
字数:799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自从老爸上次看过少霞的身体,对少霞就明显比以前更关心了,每次少霞来总是话很多的问寒问暖,妈的!对少霞比对我这个儿子还好。

  少霞不在家的时候,老爸也多次和我谈起少霞,老是跟我称赞起少霞的皮肤好之类的话,呵呵,说得我兴奋死了,心里一直谋划着如何让少霞好好的伺候一次老爸才好。

  往后的日子里老爸好几次藉机会骚扰少霞,都被我看在眼里,激发了我凌辱少霞的愿望。比如有一次老爸藉着给少霞看手相的机会,拉着少霞的手好久都不放,搞得少霞脸红红的,又不好意思说,我在旁边看着感觉刺激极了。

  还有一次是我和少霞还有老爸一起出去的时候,那时候我们乘的公交车都很挤,然后老爸乘机把下身贴在少霞的屁股上,后来少霞跟我说起的时候还满脸羞愧,原来老爸的鸡巴都翘起来顶在少霞的股缝上了。

  我只好打圆场告诉少霞,老爸年纪大了,希望她不要介意才好,少霞倒是蛮通情达理的,也没有计较这种事情。

  通过这几件事情,我感觉到老爸那种迫切的需要,以及我那种凌辱女友超级的快感,使我下定决心要让少霞好好伺候老爸一次。

  正好老爸最近工作也不是很顺利,处在人际关系的复杂漩涡中头疼万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他,约他周末一起出来我们父子俩好好喝顿酒,然后在一起讨论该如何渡过困境,老爸欣然同意了。

  周末的时候,我向少霞说跟父亲一起出去喝酒,于是少霞说她也要一起去,我只好依她了。其实一切早在我预料之中了,哈!我暗笑。

  女孩子总是爱打扮,都快出门了,少霞还在犹豫到底穿什么,还是我最终拍板才定了下来。一身米色的衬衫,加一条到膝盖左右的浅色裙子,再穿上一双高跟凉鞋,更显清秀脱俗的样子,少霞也很满意,于是我们一起出门去见我老爸。
  少霞的清纯可爱的样子让老爸也是眼前一亮,彷彿他心情也好了许多似的,吃饭的时候话好多,还不停地劝我和少霞喝酒,少霞不是很能喝,所以喝了大概三、四杯就不肯喝了,她的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而我是早已有所准备,喝酒前先吃了解酒药,所以虽然陪老爸喝了很多杯还不是怎么醉,就是稍微有点头晕而已。而老爸倒是一杯接一杯的喝,话也明显多了起来,看他上厕所摇摇晃晃的样子,是真的喝多了。

  感觉老爸挺惨的,一方面年纪大了,生理上有些需要无处发泄,另一方面工作上的事情又让他焦头烂额,该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好好孝敬孝敬老爸的时候了。
  吃完饭,看老爸已经喝得醉醺醺了,本想送他回家的,但我假装已经不胜酒力的样子,少霞一个人根本不行,只好先扶老爸回我们住的地方坐会,幸好吃饭的地方离我们那不远。

  我和少霞一人一边搀扶着老爸,老爸嘴里还嚷嚷:「你们两个干什么?我还没醉成那样,不用你们扶。」嘴上说着,一只手却已经顺势放下去搂住了少霞的腰。『靠!脑子还是蛮清楚的嘛!』我心里想着。

  就这样我们三个互相搀扶着回了家,到家的时候我看到老爸本来放在少霞腰间的手此刻都快垂到屁股上去了。

  进了家门,我们把老爸扶在沙发上让他坐,少霞进去里边打茶水来给我们醒酒,我看到老爸盯着少霞露出的洁白小腿,彷彿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乘机说:「老爸你要不要唱歌啊?我和少霞等下开了唱机陪你唱歌吧!」老爸听了自然是连声答应了。其实少霞也是那种喜欢唱歌的女孩子,所以我们在家里买了一套唱机,这样少霞和我没事就可以在家里情歌对唱了啦!

  少霞听了我的建议,当然是赞成了,她就真的去开唱机,拿了两个麦克风过来,一个给老爸、一个给我,然后坐在我和老爸中间,我们就开始点歌来唱了。
  一开始我们还唱得比较正经,后来老爸点了几首老的情歌,还是男女合唱的那种,我就把麦克风给了少霞,自己假装不胜酒力靠在边上。

  我看到老爸唱到情浓处居然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了少霞的腰,少霞一开始想躲,又觉得躲了更不好,就被老爸搂住了,还回头看了看我,她看到我也没怎么注意,就妥协的让老爸一直搂着了。

  就这样,一直唱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我看老爸虽然眼睛盯着少霞的胸口紧紧看,却没什么动静,我当时想可能是觉得我在,老爸不好意思有大动作吧?
  于是我起来去上了个厕所,然后假装不胜酒力的样子,跟他们说:「你们继续唱吧,我进去躺一会。」也不等他们说话就自顾自的进到里面的屋子,还顺手把房门关上。

  我立即搬来个凳子放在门后,站到凳子上从门上面的透气玻璃窗往外看。这里我要说一点的是,我进到里面的屋子把房门关掉的好处是,外面的人进不来,而我在里屋又没开灯,所以我可以从容的往外面看而不用担心他们看见,因为外面亮,里面暗。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一进去,老爸就开始不安份了,眼睛朝着少霞鼓鼓的胸口拚命看,搂着少霞的手上下轻轻摩挲着。

  我听到老爸跟少霞说:「少霞你会不会跳舞啊?」然后少霞回答:「当然会啊!我和非非平时一直出去跳的,什么舞都会跳呢!」

  老爸说:「那我们跳舞吧!我好久不跳舞了,觉得脚痒痒。」于是老爸站了起来,还拉着少霞一起,两个人居然真的在客厅里跳了起来。

  一开始老爸还只是搂着少霞的腰跳那种老土的慢三步,两个人在厅里转来转去的,后来下一首音乐切换到了快歌,老爸的脚步也一下子变了。靠!竟然开始跳那种贴身舞,老爸居然还会这一手,我倒是非常惊讶。

  我就看见两个人越跳越靠近,到后来老爸几乎要把少霞整个人搂在怀里了,我看到少霞的乳房已经紧紧贴到了老爸身上。少霞开始还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后来也就索性被老爸搂住了,我看到少霞脸上也是红彤彤的,可能是酒后比较兴奋吧!

  老爸就这样紧紧地搂着少霞,不但把少霞的乳房紧压在他身上,还把下身顶上去,我看老爸那里涨鼓鼓的,和少霞的下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好不容易把那首歌曲放完了,可能整整有五分钟左右吧,我看到少霞的乳房都快被老爸压得变形了。

  音乐一停,少霞也好像清醒了下,感觉这样抱着实在不像样子,赶紧从老爸手里逃了出来,我还听到少霞在说:「伯伯,你喝醉了,今天就唱到这里吧,该早点休息了。」然后我看到少霞往唱机那里走,像是要关唱机了。

  我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结果没想到老爸这时候居然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从背后猛地搂住了少霞的腰。由于少霞刚才的动作是弯腰去关唱机,屁股高高耸起,这个动作就变成了老爸的下身一下顶住了少霞的股沟上。

  我只听到少霞发出了一下惊呼声,幸好老爸是穿着裤子的,不然这下岂不就是从后插入了吗?

  只听到少霞发出近乎于哀求的讨饶声:「伯伯,你放手,这样让非非瞧见了多不好。」

  「我歌还没唱完呢!你怎么就关了呢?」老爸说道,也不知道他是犯迷糊呢还是故意的。

  「伯伯,你先放手,我……我再陪您唱几首歌……啊~~」随着一声惊呼,少霞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这里看过去,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因为少霞是背对着我,根本看不清楚什么,只见少霞在拚命扭动身体想摆脱老爸。然后少霞侧过来身子,我才赫然发现老爸的右手已经严严实实地压在少霞高耸的乳房上,隔着衬衣摩挲着。

  这时少霞已经被老爸狠狠地从背后搂在怀里,两个乳房分别被双手所握,我看见少霞拚命地在挣扎,口里还在哀求着:「伯伯,快放手,这样子被阿非看见了像什么样子?啊……啊……」

  老爸又怎会顾少霞的苦苦哀求,他一只手继续摩挲着少霞高耸的乳房,另一只手却从下面翻起少霞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当时连偷看的我都感觉裤裆里湿湿的一片,更别说我老爸了,只见他裤裆间高高隆起,手在少霞下体拚命折腾。
  少霞可能还有些理智,一直在挣扎试图逃离老爸的手掌,嘴里还在说:「伯伯,你别这样,阿非还在里面呢!别~~啊~~不要伸进去……」然后身体就像失去平衡般软了下去,双手撑在唱机上,上身已经快要压到唱机上。那一刻,我知道老爸的手已经伸进少霞的内裤里了。

  各位看官,我在这里要解释一下,因为我平时都很喜欢给少霞买那种情趣内裤,就是裤裆间有开缝的那种,穿这种内裤再配一条裙子,可以让我在不用脱她衣服的情况下直接干进去。那种感觉非常爽,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在身后撩起女友的裙子,让她双腿稍微分开,鸡巴可以从内裤缝里猛地插入她身体内部的最深处。

  今天少霞的这种穿法却是给了老爸一个机会,他的手一定是从少霞的内裤缝隙中直接伸了进去,然后手指还直接挖进了少霞的肉缝里,不然少霞不会发出这么爽的喘呼声。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少霞半伏在那里,裙子遮下来正好盖住老爸的手,看见老爸的手不停地转动抽动,少霞无助地晃动脑袋,嘴里还在强说:「不要……求你……伯伯,放手……啊~~别再挖了~~啊……好痒……」

  少霞的大腿不自觉地分开了,我猜想她下身一定已经肉水横溢,少霞平时看起来很清纯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她一点都受不了挑逗,只稍微弄几下,下面就湿透了。

  老爸一只手不停地抠、挖、旋转,不让少霞有缓神的机会,另一只横握少霞乳房的手也没消停,衬衫的扣子早已经在不经意间被解开,前搭扣的乳罩也被老爸松开,双乳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有一剎那我甚至怀疑老爸到底有没有喝醉酒,一只手怎么可能把前扣式胸罩解开?那可不是一般的手艺活啊!

  少霞高耸的乳房在老爸手中被捏成各种形状,粉红的乳晕衬托着高高挺起的乳头。老爸一定用了好大的劲,我看见乳房被挤压得严重变形,老爸真毫无怜香惜玉之心,那可是你将来的儿媳妇啊!

  老爸沉浸在凌辱儿媳的快感中,我沉浸在凌辱女友的淫欲中,唯一相同的是我们下体都高高勃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爸已经解开裤子拉链,甚至连裤子都没脱,鸡巴从裤缝中挺出,雄赳赳的样子,却不知道它的方向却是未来儿媳妇的肉洞。

  少霞的裙子被老爸翻起,直翻到腰上,从情趣内裤的缝隙中,我甚至看到少霞雪白的屁眼间那黑黑的阴毛。

  鸡巴贴着少霞下体的那一秒,她也感觉到了,可能是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少霞一只手回过来猛地握住老爸的肉棍,不让他挺进:「不要……伯伯,你不可以,我是你未来的儿媳妇,我求求你,我们不可以这样……」

  少霞的哀求声却没有老爸的心,只听老爸说道:「我就在口上弄两下,你放手,不弄进去。」我都能听出那是敷衍的声音,少霞却居然相信了老爸的说法,手松了开去,可能她也太兴奋了,忘记了他们之间的那种长幼关系了吧?

  现在的情形已变成少霞半伏在唱机上,双手撑着身体,根本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双腿往两边被老爸分开,裙子被翻到腰间,老爸的双腿就站在少霞分开的双腿间。老爸的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在少霞的双腿间摩挲,那已经是一种肉和肉的接触,我甚至都能看到老爸的肉棍上黏上少霞的淫液,晶莹发亮的在反光。
  随后,一声闷哼从少霞的喉际发出,那是一种被压抑的、强行忍住的嗓音,任何一个有过性经验的人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看见老爸的身体已经和少霞的臀部完全结合在一起,肉棍已经插入少霞身体深处。少霞拚命压抑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脑袋左右晃动,一袭长发散落头颈两侧,样子煞是迷人。

  老爸已经开始抽动,肉棍在未来儿媳的身体内来回抽动,被未来儿媳的阴壁紧紧包裹住。老爸双手先是搂在少霞的腰上,过了一会又从下面伸过去握住双乳进行把玩,伴随下身有节奏的抽插,随心所欲地玩弄着自己未来的儿媳妇。我有种感觉,老爸这次是有备而来的。

  少霞的下体已经完全湿漉漉的一片,染湿了内裤,润滑着老爸的大肉棍,身体随着老爸的抽动而前后摆动,雪白的肉体完全展现在未来公公面前,任由未来老公的爸爸肆意玩弄,好一首春宫乱伦进行曲。

  那样的抽插持续了几百下?几分钟?不知道多久,只是感觉老爸好能干,雄风不减当年,鸡巴狠狠插入,被少霞紧紧包裹。少霞此时早已是意乱情迷,不在意到底是谁在搞她,口中发出凌乱的「嗯嗯、啊啊」声。

  老爸抽出鸡巴,把少霞抱起扔到沙发上,随后脱掉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全身赤条条的。这次他们两翁媳终于变成面对面了,两人目光相交时少霞彷彿还有一丝害羞之意,把头转向一边不敢看老爸,老爸却早已沉浸在这乱伦的痛快之中,弯下腰勾起少霞的双腿往两旁分开,我都看到少霞雪白的大腿根部那乌黑的阴毛丛中露出一条湿润而暗红的阴唇,阴缝微微分开,不断有淫水溢出,黏乎乎的。
  这次老爸扶正鸡巴,慢慢地、一丝一丝的插入,我看见鸡巴慢慢深入少霞的阴户,一节一节逐渐淹没,被少霞一口一口吞入,终于全根纳入少霞肉洞,两人私处狠狠地结合在一起,不露一线空隙。

  看少霞,朝霞满面,俏脸微微泛红,一头瀑布般乌丝洒落脸庞两侧,直垂至颈;乳房骄傲地高挺起,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气息;衬衫被解开扣子后散落两侧,裙子被完全掀到腰上,两条修长的大腿已被老爸分开搁在两边肩上,无法并拢起来,私处被尽量地展开再展开。

  随着父亲有规律的挺进,少霞时而发出「嗯哼」的淫声,时而索性轻呼「别停,往里,再往里」,丝毫不顾及一个少女应有的矜持、一个女孩子在长辈面前应有的那份礼貌,双手自然地搂住了老爸的脖子。

  看着少霞那可爱的小嘴唇随着老爸的抽插微微张开,娇喘吁吁的样子,让人万分怜爱的想要吻他。我刚想到这节,彷彿有心理感应似的,老爸那胡子拉杂的嘴巴已经吻了上去。拜托,别吻你儿子的女友,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没用,少霞只是象征性的转了下头,变让老爸的舌头卷了进去。

  老爸的舌头就像他的第二种武器,拚命在少霞口腔里搅拌,把自己的口水和少霞的口水交融在一起。两根舌头搅合在一起,柔嫩的小嘴被侵犯,少霞嘴里布满老爸的唾沫。

  随后,老爸把舌头稍微离开少霞的嘴巴,少霞居然也把舌头跟了出来,在空气中两根舌头就这样融合成了一体,互相摩擦着舌头上的每一个细胞,让每一部份尽量地接触在一起。

  在随后,老爸的头继续上扬,和少霞的嘴离开约有一个巴掌的距离。老爸把一大口口水从自己嘴里吐出,或许不能用吐出来形容,我看到一长串黏黏的液体连成一条长线,从老爸嘴里耷拉下去,而少霞就在下面用嘴巴接着,小嘴尽量地张开。

  我看见黏液慢慢地流入少霞口中,然后是少霞一吸气,把老爸的口水全部含入自己口腔里,我看见她的嘴巴周围黏满了老爸的唾沫星子。

  老爸的嘴顺着少霞洁白的头颈一路往下吻,直到少霞胸前才停住,乳房一下被老爸含住,老爸狠狠地往里吸吮着,大半个乳房进了他的嘴里。

  乳头被牙齿咬住后往两旁边转动,再是被往上高高拉起,我看到少霞脸上浮现疼痛的表情,可能老爸用了太大的力,怎么可以对未来儿媳这么狠心呢?应该细水长流才对呀!

  老爸的体力开始明显下降,抽动的速度有所减慢,少霞有所察觉,她居然很乖巧的跟老爸说:「我们换一下位置吧,伯伯。」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羞耻之心。

  换老爸坐到沙发上,少霞站在老爸两腿间,少霞本想直接坐上去的,却被老爸按住头,往下按跪到了鸡巴处。原来,老爸不仅仅是要女上位做爱,还想要口交,哎,真是够心黑啊!

  我看见老爸的龟头上精光闪闪,混合着少霞下体的黏液,难道现在要被少霞自己吸回去么?少霞有些犹豫,毕竟是自己下体的渗出液体,谁会喜欢去舔呢!
  然后老爸此时为了自己的淫欲已经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伸手抓住少霞的一蓬长发,使劲就往下按,好像那不是他未来的儿媳妇,而是他自己的老婆一样。
  少霞这样的弱女子在老爸面前显得是如此弱不禁风,在努力反抗都无效的情况下只得张开小嘴,我看见那乌黑油亮的鸡巴顺着少霞鲜艷的小唇直根进去大半截,露在外面的小半截上还显现出油腻的黏液体,那是少霞的淫水和阴道分泌物及老爸的鸡巴上的渗出液相混合的综合体。

  老爸就这样抓着少霞的头发上下摆动,带动着少霞的嘴巴做着活塞式运动,而我则看见少霞那无助的脸上那痛苦的神色。『忍忍吧,那毕竟是你未来的公公呢,你就忍辱负重好好伺候他一下吧!』我当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却不知少霞好像知道我心思似的,居然主动地把手伸到了老爸那暴露在口外的那截鸡巴上,开始帮他做着套弄动作,配合着口里的吞吐,鸡巴一进一出,时而塞满少霞的满嘴、时而空空暴露在空气中,被少霞手掌握住后轻抚,我看见老爸一脸的享受。

  少霞好好伺候着老爸,等老爸放松她头发之后自然而然的站了起来,然后骑在老爸身上,双腿跪在老爸身体两侧的沙发上,一只手扶住老爸的鸡巴,对准自己那淫水四溢的半撑开阴户,慢慢地插入。

  先是龟头殒没,再是全根鸡巴,一寸寸地被少霞逐渐坐进去,直至全部进入少霞的身体内。

  这次不用老爸操心了,少霞一上一下地移动着身体,带动鸡巴在身体内部出没。少霞这个姿势,乳房正好贴在老爸的嘴上,老爸也毫不客气,一口咬住一个乳头在嘴里细细品味,两手环抱住少霞的腰,任由少霞在身体上自由行动。
  少霞换了女上位以后明显变得主动了,臀部努力地上下移动,嘴里也开始唠叨不清:「伯伯,好舒服……嗯……嗯……让我坐进去,全部进去……啊……舒服~~好伯伯,亲伯伯……」

  「好儿媳妇,真会伺候人,嗯……我比我儿子怎样?」老爸也不示弱。
  「比你儿子还厉……厉害~~嗯,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干了,我以后做了你儿媳妇,你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好了……」我靠!这是平时贤淑端庄的少霞么?

  「乖儿媳,第一天看到你我就想拥有你,让我父子两个人好好满足你,以后我们之间你喜欢谁就跟谁干好了。嗯,以后我想什么时候搞你就给你打电话,你就马上过来,听到没?」

  「好,我愿意给你干,给你们一家人插进去……感觉真好!嗯,舒服吗?伯伯。」

  「怎么还叫伯伯?以后可以改口了,叫爸爸吧,快叫呀!」

  「爸爸,亲爸爸,使劲捏我的奶头,我喜欢你,老爸,啊~~舒服啊!」
  两个人就在客厅里这么肆无忌惮地交合,彷彿当我是空气一样。哎!色父淫媳啊!

  彼此的激情对话无疑让老爸完全兴奋到了极点,两人再次交换位置,老爸还是把少霞按压在沙发上,面对着老爸被插入,双腿被尽量往两边掰开,形成一个大大的人字。老爸两手各握住少霞的一个脚腕,一直往下压到少霞脸的两侧,这样少霞的整个下体便完全呈现在老爸身前,并且高高抬起。

  这次老爸像狂风暴雨般开始抽插,鸡巴高频率地出入着少霞的阴户,鸡巴上带出一丝丝少霞的白色淫水。

  可惜快则不能持久,老爸在最后要射出的剎那拔出肉棍,对着少霞那粉红的脸庞,一股滚烫的精液直喷少霞:颜射!

  射完精液后老爸还不满足,恶作剧似的拿少霞的秀发来擦脸,弄得少霞头发上白白的到处一团一团,东一滩西一滩,黏黏的好恶心。

  完事以后,两个人都软软的靠在沙发上,老爸的手还是不安份,自后面搂着少霞的腰,让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怀里,少霞像只乖巧的小绵羊,任由老爸的手放在乳房上随便玩弄。

  还是老爸先开口:「少霞你恨我吗?」

  「不恨,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都有责任。伯伯,我很爱阿非的,绝对不可以让阿非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我当然不会跟阿非提起这种事情,不过我希望以后你能经常过来看看我,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啊!」老爸开始厚颜无耻地威胁少霞。

  「看你可以,但是我们不可以再这样,今天是一个错误,我以后不想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你以后都不想了?是真心话吗?」老爸一边问着少霞,一只手却伸到了少霞下体,手指直接陷入了少霞那还微张的肉洞中。「啊~~不要……我求求你别再搞我了,毕竟我要来你们家做儿媳妇的啊!」少霞苦苦哀求。

  「你不但要当你的儿媳妇,还要好好伺候好我,明白吗?」老爸口中说着,手指开始在少霞的洞中乱折腾、乱旋转,搞得少霞一下子都差点没法说出话来:「啊……别……啊……我伺候……我愿意伺候你……随时随地……啊~~再往里点……」

  「这才是我的乖儿媳,别忘记你今天说的话,答应我的事情。走,我们一起洗个澡去。」老爸真是老谋深算啊,不但没有醉酒,还把少霞收拾得服服贴贴。
  老爸拔出手指站了起来,手上湿淋淋的一片,扶起还是软软的少霞,两个人赤裸裸的进了浴室。

  我的裤裆间早已是一片狼籍,却还不得不关注着外间两人的动静,我躺在床上等着。两个人洗澡不知道洗了多久,再往后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早晨。

  老爸已经不在家里,少霞跟我说昨天半夜里老爸酒醒后就回家了,说话的时候,一脸可爱之情。但又有谁像我这么清楚地知道这场真实的谎言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