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体游记】(第一部) 作者:keytobestbuy
【天体游记】(第一部) 作者:keytobestbuy
字数:399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天体游记》之偶然初体验

  我是深圳一家护肤品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平时工作压力很大,所以每逢有假期我都会去旅游放松放松。通常我都喜欢一个人出游,也有试过跟旅游论坛上认识的几个志同道合的驴友一起出游。朋友们都认为我好勇敢,一个女孩子家竟然敢独自出国旅游,或跟陌生人一起组织旅游。

  前年的三月份我用了之前存下的年假,独自出国到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和布里斯本一带去游玩5天。那次在布里斯本的宾馆认识了来自新加坡的美惠(May)。

  May在新加坡是写旅游专栏的,年纪轻轻才24岁就已游遍世界各地,令我感到非常羨慕。May也是经常都独自出游,这次我们有缘相识就结伴一起玩。May在来之前已对这里作了全面的瞭解,我本来是没什么计划的随便走走,所以遇到May就跟着她到处闯闯看看。May的英文很好,而我的英文非常烂,至於你问我英文不行还敢独自到洋人的国家,因为我知道我到哪里都能找到国人帮我的忙。

  这次巧遇May也是因为在宾馆柜台不明白他们说什么,是May主动来帮我的。May是华侨也会说中文。

  结伴游玩的第四天,May说今天要带我到个特别的地方叫亚力山大亚海滩,当天是一年一度的澳洲天体奥林比克,会有很多人在海滩集聚。当时我对天体海滩和天体运动的所知不多,更没想过要去天体海滩看看。May除了替新加坡的旅游杂志写稿外,有时也会揽些特约写稿的活,这次就顺便接了一家美国的成人杂志的案子专题报道这次的澳大利亚天体奥林比克盛会。

  我没带泳衣,正好May有带多的,就借了我一套。我们的身材差不多都是C杯,我们把三点式泳衣当内衣直接穿在里面,拎着小背包,浩浩荡荡的出发去了。

  到了亚力山大亚海滩已经上午十点多了,这里已人山人海的了。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观,一眼往过去是一片「人肉海」,大部分的人们都是全裸的,男女老少都有,基本都是洋人,大部分人都在参与各种游戏比赛活动,整个地方都充满欢乐,嬉戏和休闲的气氛。看到大家虽然都坦荡荡的,但没任何羞怯,都是多么的自然放松。我也看到有看起来像是全家大小都来玩的。

  May和我找了个下脚的地方,把小背包放下,May把外衣脱了,也示意我脱去外衣。大家都光脱脱的,我们穿太多反而是一种不尊重。之后我们就涂上防晒油,May在脖子上挂了个记者证类的卡,也递给我她有多的后备卡给我戴上。最后May在包里拿出了她的相机,我们把外衣都放进包里,我本就穿着比基尼到处走走看看各种进行中的比赛活动。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男人的阴茎到处晃来晃去,有的洋人真的很恐怖又长又粗像象鼻那样,自己如果被这样大的插进去不懂会有多痛呀!但有些洋人的却也很小,有的小到好好笑,我当时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那样。

  May就时不时拍些活动的照片,有些洋人还一组人做胜利手势或做起怪脸,摆起阵来给May拍照,时不时还有些人来跟我们打招呼,邀请我们参与他们的活动。一会May跟一组像是大学生的年轻人群交谈,应该是在做採访什么的,时不时还用相机录他们说话。我在一边什么都听不懂,只是作状也在听他们的交谈。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好像採访完毕了,May叫我帮她跟这群年轻人拍照留念,给我些指示怎么用她那相机。May过去跟他们站在一起,我拍了一张。之后,几个年轻人在游说May什么的,May一直笑和摇头,又一直笑一直说,然后突然有人在后面把May的比基尼泳衣的绳子解了,May赶紧用手托着胸围,之后又有人把她的泳裤的绳子也解了,May连忙脚夹在一起试图阻止泳裤滑下。然后又有几个年轻人跟May说些什么,May不好意思的慢慢的放手让两边的人帮她拉着泳衣和泳裤的绳子。原来两边的人帮May把基本已经脱下来的泳衣泳裤拉平在May的胸前和下体前,从前面遮着看不到,然后他们就示意我拍照,May笑到有点无辜有点靦腆,卡嚓!然后一瞬间,两边的人一起把May的泳衣和泳裤都拿走,一下子May全裸的身体展现了出来,May立即用手遮身体,但之后那帮人连成一线的手拉手举起来,May旁的男生也拉起May的双手举起来,May的裸体又再次呈现在大家眼前。那群年轻男女又一次的欢呼,给May打打气!示意我拍照,May露出了靦腆的笑容,卡嚓!

  随即又有名男生走过我这边来,很像在说他来怕,然后把相机从我手中拿过去,示意我过去跟大夥一起拍照,我一直摇手,不了不了谢了不要……又来了两名女生把我拉了过去,把我拉到站在May身旁,那两名女生各一个站在我和May两边,那拍照的男生就走近我们这里给我们四人怕。有点怪的场景,四个女生,两个洋人,两个亚裔,三人全裸,一人还穿着比基尼。

  之后大伙也参进来,有两个男生过来我这二话不说就把我横抬起来,一个绕着我的腋下,另一人扛着我的大腿,May就被夹在扶着我的两男之间上身露出了乳房和娇羞粉色立起来小乳头,两手环抱着两男的腰际,笑到非常灿烂,下身则被我横抬着像睡佛那样的身体遮住了,就这样怕了一张有趣的照片(这张之后还被May勇敢的po上她的部落格,但是加锁了不是全部人可以看到的)
  紧接着我还是被扛着,刚才那两名一起拍照的女生嘻笑的跑了过来同时一手把我的泳衣和泳裤一起摘下,我拚命挣扎扭动身体,男的把我捉紧紧的,反抗无效,我一下就被他们「抹光猪」了。我立马满脸通红,太羞了,从来不曾在大庭广众下脱光光!卡嚓,卡嚓,就这样被拍了几张。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身平第一次被拍了三点尽露的裸体照。我企图用手去遮脸,但还是被人拉开了。
  一会儿,不远处有号角响起,这帮年轻人说他们参与的比赛要开始了,跟我们说回头见,还有站在我身旁的男生拥抱了我一下(洋人的礼仪习惯),这也是我身平第一次赤裸裸的和个毛重重的洋人身体贴身体。那男生有点稍微勃起的阳具还顶触在我肚子上,还有我的乳头也被他身上的毛给触刷到痒痒的发硬了起来,真是羞死人!

  这群人走后,我本来想拾起泳装穿回的,但May说既然都脱光了,还穿回干嘛,我们也应该尝试尝试一下在大自然中这样赤裸裸,坦荡荡,尽情奔放的滋味和体验!我勉强答应了,我们把泳装和相机放进小背包,May还很周到的把防晒乳液拿出来,说必须在胸部上涂上才行,不然胸部的嫩皮很容易被晒烧伤,还有记得乳头一定要涂多些,别把乳头给晒黑了。May的乳头粉粉嫩嫩的,若晒黑了就不好看了,我的乳晕乳头天生就是深巧克力色的,那还有晒黑晒不黑的顾虑呢,我还对May做了生气的鬼脸,哼!是不是在讽刺挖苦我呀!May应道不是那样啦,没涂上怕会晒龟裂的,来!是不是要我来帮你涂。我连忙闪躲开来,说我自己来啦,May笑着把乳液递给我,那你自己涂吧!我只好把乳液挤到手上,在胸部回旋抹了几下,然后再挤些到拇指和食指上,在乳头上捻搓了几下。

  两人涂毕,就把背包背上,开始在沙滩上裸走。我实在是不太习惯这样,感觉好怪哦,走路时双乳一直左右摆来摆去,斗上斗下的!海风吹来时阴毛被吹飘起,凉风直接吹在阴唇上凉飕飕的,感觉却是很舒服爽快!我们两就这样完全融入当时的场面,跟其他洋人一样,一丝不挂的尽情享受着大自然,完全不用顾虑,不用避忌别人的眼光,大家都回复了最原始的自己。我在这时开始慢慢的喜欢上了这种自由奔放的感觉,快三十岁了,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竟可以尝试这样无拘无束的在人群中裸奔,感觉自己其实太幸运了,有多少人能有我这样的经历和体验?!
  真得谢谢May!

  一会儿我们走到了一处卖饮料的吧台小屋。我们都感到渴了,就到吧台点些饮料。在吧台工作的服务生是有穿衣服的,那使我突然感到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应该可以说是突然有「露出」的感觉吧,还一度很自然的开始用手遮掩自己的胸部。但心里却很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手又慢慢的放下,回复自然不再遮掩,让服务生注视着自己的裸体,那种有点害羞又有点坦荡交错的表情,使我觉得自己此刻是无比的性感。清楚感到下体开始湿了起来,本来已经塌下去的乳头又开始硬硬的探起头来!

  约莫二十分钟后,一对也是全裸的亚裔男女也进来吧台点饮料。在这之前我们都只遇到洋人,没遇上亚洲人。很自然我们互相打招呼,之后开始互动,跟他们交谈后才知道他们是来自马来西亚沙巴的华侨。他们两都会说中文,两人也都是跟我差不多三十左右。因为语言通的关系,且May在一旁忙着在她的记事本上写东西,我便避免冷场似的跟他们闲聊起来。原来他们是奔着今天的盛会而来的,他们俩是情侣也是天体爱好者,之前已经参与过几个天体活动。他们说马来西亚虽然是岛国也有不少漂亮的海滩,但因为是回教国家,所以绝对不允许天体活动,所以他们都是到国外参加天体活动的。他们问我是不是也是天体爱好者,我说自己是很偶然的情况下来这里的,拜我身边的那位美女所赐,我羞怯的告诉了他们我今天的遭遇。听后他们跟我一起哈哈大笑!之后他们跟我分享了不少他们的天体体验,我听的津津有味的……最后他们还跟吧台借了支笔在餐巾上写了他们的QQ联络和一个网址给我,叫我回去后有时间可以上去看看,这是他们常去的天体论坛,主要都是亚洲的天体旅游信息,有空也可以跟他们联络联络,如有到沙巴旅行记得去找他们……等等。我自己也常泡旅游论坛,也在论坛上交了些朋友,没想到竟然有天体旅游这回事,感到非常有趣,把餐巾收到包里夹层去。一会那男女跟我们道别离开了小吧。

  我们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也够累了,就出了小吧到吧的后面,把衣服穿回准备回程。因为May借我的泳衣有点勒,不是很舒服,所以我索性不穿回泳衣了,就上身真空的套回我的T恤。May还偷偷笑我说我真的长进不少!我们搭巴士回宾馆,在大巴上有不少人,我的着装其实是很凸点的,但很奇怪的我没感到有什么羞怯的,可能是有了刚才的经历,可能是人在国外没熟人,真的可以坦荡点有什么关系。

  巴士一路抖动着,我自由悬挂的胸部也跟着起伏左右摇摆,之前感到很不习惯这种感觉,现在则觉得这样摇其实很舒服,像在慢慢的催眠我一样,摇呀摇,摇呀摇,我渐渐闭上眼睛沉睡了过去。到了目的地May把我喊醒我才发觉自己睡了过去。May说我睡到像猪一样,之前巴士驶过一个漂亮的景区她本要叫我看但推了我都没醒。她说她还看四周没人注意,偷偷的掀开我的T恤,以为我会觉醒,但没醒,还给我拍了张露胸照玩玩。我气得叫她快给我看她偷拍我什么照,她就是不给,说以后才传给我作纪念。哈哈!

  隔天就是我回程的日子。May说如果她去深圳一定会去找我,以后有假期就安排去新加坡玩,她来接待我。虽然是才相识几天,但可能是彼此一起有特别的经历,所以我们俩的友谊特别不一样,以后我们一直都有保持联系。跟May道别后就搭上的士到布里斯本机场,结束了我这次的奇妙旅程!

  回国后不久May把这几张有我全裸的照片和那张在大巴偷拍的照片传给我。
  原来她不只把我的衣服掀开,也把自己的衣服掀开,露出了双乳,脸带调皮的表情,和一边沉睡光着胸脯的我一起自拍了这张露出照!

  May,我该怎么说你这娃儿呢??

  (May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记得微信跟我说呀!什么时候来深圳?快点计划哟!)

             《天体游记》之裸跳

  从澳大利亚布里斯本回国后一直都很忙,有一阵子都没机会再到国外旅游。
  间中也时不时跟May联络,她也时常把她写的旅游报导传给我,但都是以英文写的,我只能大概看看图片什么的,其他的基本看不懂,但看到世界各地的景观,更激起了我对旅游的热情。May也传给我她那次给美国杂志写关於天体奥运会的报导,图文并茂,有我们俩当时赤裸参与一起拍照片都没登上。看后我在想如果May把我们有在里面的照片刊登了,我现在的心情会是怎样?是生气抓狂,还是暗自感到兴奋?我的最后结论是如果这篇报导永远不会被认识我的人看到,我其实是暗地里有点渴望照片被登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露出的欲望?!

  过了几个月,十一长假又快要到了,本来是想回一趟老家的,但我在旅游论坛上认识的好友,一对比我小四岁的双胞胎男生约我一起去新西兰。我们上次层跟论坛上其他几个好友也一起结伴去过云南香格里拉,在旅途上我跟这双胞「两宝」很投缘,互相之间也约定了下次再一起出游。所以我最后决定十一长假跟小强和小壮一起去新西兰,就我们三人行。我敢只跟他俩同行也是因为这两宝其实有点娘娘腔,我感觉他们像自己的姐妹多过像异性,虽然他们的外表看起来是雄赳赳的大男人。

  十一前夕我请了假,然后搭火车从深圳到广州,在那里我和小强小壮会合,一行三人从广州新白云机场飞往新西兰的奥克兰。奥克兰是新西兰的最大都市,在新西兰的北岛的最北部。我们在奥克兰机场租了辆丰田小车,计划一路驾车从
  最北部的奥克兰向东南直下到罗度利亚经维尔塔布温泉区走东部路线到首都威灵
  顿,然后坐渡轮到南岛,在南岛驾车走东部路线,之后在南岛南部往回走西部路线向上走回去,那样就基本游完新西兰南北两岛东西部。

  一路我们轮流驾车,因为只有我一名女生,独自租一间房有些浪费钱,所以我们都选择了入住背包客型的旅舍,都是那种有上下铺一房四到八个铺位的那种。
  基本上这些房间都是没连带厕所而是用中央公共浴室的。有时我们会和其他住客一起共住一个房间。

  有次我们和三个洋人共用一间房间,他们也是一个女的和两个男的。那天晚上我们三人都在房里整理行装,那三个洋人应该是才去游泳池回来,穿着泳装进来,然后就当这我们的面脱了泳装换衣。他们都全裸露出在我们面前,根本没当一回事。我虽然对他们的举动感到有些震惊,但由於我上次在澳大利亚天体海滩的经验,对洋人裸体基本见怪不怪。

  小强和小壮在他们换好衣服出去后,简直不能相信发生了什么事那样,又震惊又兴奋的讨论刚才看到的,他们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公众地方裸露,在那里直呼过瘾,第一次现场看到金发美女的裸体!身材好好哦好羨慕,哇洋人的那话儿真的好长哦,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啊哟!怎么兰姐这么镇静不当回事哦……怎么不会脸红!我应道:脸红你们的头,大惊小怪什么,没见过呀!他们说真是头一回见,难道兰姐你见过不成?那时我一时兴起,就跟他们大概说了之前在布里斯本的经验,但没透露我当时也是天体全裸的,也避开了不说我被洋人扯光衣服拍照的事。他们就一直问我当时有没跟洋人一样也脱光衣服,洒脱洒脱,我一直回应你们要知道这么多干嘛!他们还说下一次一定要我带他们到澳大利亚去一起体验体验天体滩,我才不呢,要去你们自己去,臭小子!

  第二天我们驱车去到北岛中部出名的维尔塔布温泉区玩。那里有热腾腾的小湖泊和溪流,到处都冒着一层白烟。旅客们都在各大小温泉湖里泡着和嬉戏,那里到处都有冒着烟的小湖,有些有人,有些没人。我们还听说在这里温泉泡澡是可以裸体的。小强说想下温泉泡泡,可是我们当天把行李放在旅舍了,所以没带泳装出来。小壮建议不然就选个没人的小泉,我们穿内裤内衣也可以下去呀。我开始有点迟疑,因为不曾在他们面前穿得这么清凉过,但最后还是屈服了。我们找了个小泉,里面没人,我们三人就到泉边把手上的小包挂在泉旁的树枝上。小强和小壮两人就立即脱了外衣,身上只剩内裤,然后就冲入小泉里。哇,水好温,好舒服。小壮直呼兰姐你快点下来,好爽呀!小强则在泼着水,哗啦,哗啦,像小孩一样闹着。我连忙被着他们俩,把恤杉脱了,然后脱掉牛仔裤和鞋袜。他们在一旁一直叫着兰姐快点下来。唔呼!嘢!

  我身上剩下白色乳罩和内裤,那天我穿的内衣是低罩杯式的,我C杯的半个乳球基露了出来,所以我很自然的手掩在胸前,蹑手蹑脚的慢慢下去温泉里。水温挺高的,全身浸泡在泉水里面,顿时毛孔都打开来,随即感到暖暖的好舒爽,露出了一脸舒服的样子。小强和小壮也停止嬉戏,都开始静静的享受着温暖的感觉。我们泡了一会,小壮说感觉在我们的温泉上面好像有个带有小瀑布的泉,就出来泉,爬到上面去看看。出温泉时我看到,小壮的湿内裤贴着他的屁股,整个屁股印了出来好好笑。一下小壮回来说上面真的有另一个泉,有个小瀑布,叫我们快跟他上去。小强和我也出了泉跟上小壮往上爬去。

  不一会,我们就到了小壮找到的那个泉,比刚才我们泡的温泉大些,水的源头还是个瀑布。我们都泡进了这泉去,水温很像比刚才的热些。很快的我们三人都向瀑布的方向移动。到了瀑布旁边,小强和小壮就往瀑布爬去。我自己则还泡在泉里。他们俩到了瀑布底下,就让瀑布急流下的水从头上淋下来,发出了讚歎的叫爽声。

  小强见我还泡在泉里,连忙向我招手。我只好出了温泉向上爬去。爬到了瀑布,小壮连忙把我拉到瀑布下跟他们一样沖花洒。暖暖的泉水从头上淋下,把我的长发给淋湿了,我随即去整理头发,把贴在脸上的发丝往一边拨开去。小壮突然笑喊说兰姐你忘了剃腋毛嘢!我这才想起最近太忙,本来想在旅程前把腋毛剃乾净的,但忙到忘了,来到新西兰因为都是用公共澡堂,我不想大庭广众在镜子前剃腋毛,所以就这样搞到现在腋下有点毛丛丛的。小壮一说我连忙不好意思的把手放下。

  随即小强指着小壮的内裤大笑喊:你的内裤都要跌下来了,还敢笑兰姐!我一看小壮的内裤真的积水太重下滑了,阴茎的上面都露出来了,我注意到他那里是没毛的,心想怎么现在男生流行剃阴毛吗?看到后我也指着小壮笑他,小壮连忙把内裤拉上,但由於他的内裤真的有点旧了,一下又滑了下来,可能是泉水淋下力道太猛些。小强和我一直笑他,小壮突然打趣的说脱掉算了!随即他就真的转过身把内裤褪下来。我吓了一跳,大喊了起来,一面笑一面还用手遮脸,作不敢看的表情!小壮用双手遮着小鸡鸡,转回身来对着我们傻笑!随即小壮就「呀呼」的一声,纵身从瀑布跳到下面的温泉去。然后小强见状也侧身快速把内裤也脱了,我一瞬间看到了小强小小黑黑的阴茎,也跟小壮一样是剃光毛毛的像小屁孩,小强手握内裤,高呼一声也往泉里跳下去。

  最后瀑布上只剩我一人了,我慢慢的移到崖壁的边缘向下看,差不只有四米高左右。下面的小强和小壮都在下面呼唤我,虽然有点害怕,但最后还是战战兢兢的跳了下去。接下去我们在那温泉里再嬉戏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就准备里开了。
  小强和小壮把内裤拧乾后背着我露着屁股出了泉然后把内裤穿回去。我拖着身上湿重的内衣裤,跟在他们后面走回之前把包和衣服留下的树旁。我们把外衣穿回背回包包就往停车的地方走回去,结束了维尔塔布温泉之旅。那天在回程车上,由於我的内衣裤都湿湿的,感到很不舒服,湿冷湿冷的明显的感到自己的乳头冷到发硬变得很敏感痒痒的。

  隔天我们又继续往南驾驶,在威灵顿坐了渡轮渡海到南岛。我们一路往南走,路边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平地,到处都是羊群。几天下来我们南下到基督城和丹尼丁,之后就往西走到南岛的一个着名的旅游小镇叫着王后镇。

  在王后镇我们决定入住了一家汽车宾馆(即房间外就是停车位)。由於这么些天我们都一起住旅舍我也习惯了和他们俩同住一房,在王后镇我们也只要了一间有两张床的房间。落脚后我们一早就启程到王后镇附近着名的卡哇劳大桥。我们都奔着那儿着名的「笨猪跳」而去的。来到新西兰一定不可错过「笨猪跳」,即在脚下绑上弹力绳从高桥上往下跳,尝尝跳楼自杀的滋味。

  我们来到了卡哇劳大桥的「笨猪跳」站后就去买票。我们这个旅程的经费都是统一由我来当出纳,那天不知是怎么搞的我忘了把钱包拿出来,给留在宾馆了。
  小壮他身上有点备用的钱,但还不够买一张票,因为跳一次要差不多200元当地钱。我们老远来到这就一定要尝试「笨猪跳」才行,所以不情愿离去。收银员见状大概知道我们的情况,就出示了一张宣传纸给我们,上面有写各种语文,包挂中文。该站当月有特别活动,可免费跳一次「笨猪跳」,但条件是要裸跳!
  小强和小壮两人看后决定有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跳,裸跳就裸跳!两人都在看着我,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决定才对。上次在布里斯本都尝试过了天体全裸的在洋人面前,现在还有什么好怕,问题就是要在小强和小壮面前裸体,就感到彆扭,毕竟是自己的朋友,不是陌生人。这时如果是要在陌生人面前裸体反而我还不那么介意。我还在踌躇着,小强突然叫我们看傍边走过的两个人,他们都穿这雨衣一样的披风,看起来里面应该是裸体的。小强说你看他们有发披风可套在外面,我们就里面穿着内衣裤,估计也不会被发现。那样我们不是可以不用真正裸体也可以混进去了。我想了想也是,我可以穿着内衣裤在他们发的披风里,不会被发现的,就这样我决定了也去跳,因为这本来就是我这次来新西兰其中一个我一定要尝试的玩意儿。

  我们拿着那张宣传纸回到柜台,指着说我们要这个。柜台就帮我们登记,然后交给我们三套披风,塑料袋,和号码手环,指示我们到傍边的更衣间更衣,脱完后把衣服放到塑料袋交回到他们那里保管,披上披风带上号码手环就可以到前面的入口检票进入上桥去。我们就各自到男女更衣间去脱衣。我把外衣脱了,好在那天穿的内衣是肉色的大概看不清楚,就直接把披风披上,把外衣放入袋子中封好就出去了。

  小强和小壮都已经在外面等我了,我们把袋子交到柜台,三人穿着披风走到检票口进入上桥。上了桥在我们前面排了约莫十个人,都是洋人,有几个人也是跟我们一样披着披风要免费裸跳的。之后轮到前面一个也是要裸跳的女生,我们在远处看那女生把风衣脱下交给工作人员,全身赤裸,工作人员就在她的小腿套上连接绳索的固定脚铐,还有在她的屁股和大腿部位绑上了安全扣绳。女生就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到了跳台边缘准备跳下,不一会,女生把手平开,像要展翅飞翔一样,向下跳,然后我们就听到她的尖叫声。

  过多约莫半小时,差不多轮到我们了,我有点胆怯,所以不敢第一个先跳,但我又不要留下一个人最后才跳。所以我们商量好让小强第一,我第二,最后是小壮。随即轮到了小强跳了,小强把风衣脱了下来交个工作人员。我这才惊讶的发现他根本没穿内裤,不是说好偷偷穿内裤的吗?小强全裸站在那里,露出他剃光毛的小鸡鸡,让工作人员把拉绳设备套上,还跟我做了胜利的手势!我转身去问后面的小壮怎么不是说好穿内裤的吗,小壮说他也没穿,他们刚才是说如果我害臊可以穿内衣裤也不会被人发现呀,并没说他们也要穿!我一时汗颜语塞,开始心里有点七上八下起来,担心不知道工作人员肯给我过吗。

  小强准备妥当,踏步到了跳台,转身向我们竖起拇指,然后就像跳水一样跳下,我们听到小强大声喊叫。一会儿一名胖胖的金发中年工作人员示意轮到我了。
  我紧张的走到他指示的准备区域,迟疑了一下才把披风脱下来。旁边的两个负责装备的工作人员看到我穿着内衣裤立即向刚才的胖叔报告,胖叔过来跟我说些我听不是很懂的英语和比些手势,大概是说免费跳必须全裸,不能穿衣,请把内衣裤脱了!小壮在后面也听了对方的说话,小壮的英文比较好,也基本明白他们的意思,就跟我说他们要我脱掉内衣裤才允许我跳。小壮还帮我问工作人员我脱掉内衣裤怎么处理,工作人员说会安排送下去给我的。

  当时我心跳加速,满脸通红了起来,每个后面排队的人都在看着我怎么卡在那里,人们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了。被逼到这个份上,我看也没法了,既然小强和小壮全裸跳,我只好也豁出去了,也不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全裸露出了。我只好慢慢的把内衣扣解了,把内衣滑下露出了我雪白的C奶,敏感的乳头也迎风随即硬立的起来。脱了乳罩后我害羞的把内裤拉下来,我的黑森林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和全部人的视野中。我连忙把内衣裤叠好交给工作人员,他们也开始帮我一一装上装备,我双手抱在胸前,眼睛一直往地上看,感觉大家都在看我,时间很像过得超慢的……装备好了,小壮喊兰姐加油哦!我这才望向小壮靦腆的笑一笑点点头。工作人员示意我站到跳台,我向下看去,一片蓝绿色端流的河水,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到好快,虽然知道有绳子拉着,但还是按奈不住内心的恐却,脚开始有点软。工作人员看我一直在那里迟疑不敢跳,就做打开双手向前扑出去的动作,示意我那样跳出去。我咬了咬牙,紧闭双眼,张开双手(腋下都流汗了)。
  啊!咻!我跳了,快速往下堕,冷风紧逼我每一寸肌肤,我的心脏几乎要从口中跳出来似的!我禁不住大声大声的呐喊!就几十秒的时间,我终於跌到差不多近水处,一瞬间我的脚被弹力绳一拉,人又向上弹回去,我的乳房被这一来一去的冲击,被抛来抛去到处乱撞,向上弹回的那刹那我心脏有快速下沉的感觉,明显的感到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冷汗直逼出来!我的身体即刻又往下跌回,我向下飘散的长发触到了河水,身体再向上被微弹回去,最后我的身体就被倒立的被挂在那里左右摇摆着。我看到不远处有人滑着黄色的小艇向我这里靠过来。差不多靠近我时,那个就用一条长钩条钩着吊着我的绳子。上面也慢慢的放长绳子,我就被拉到小艇上。工作人员就帮我把脚铐取下,我当时是倒立这的,我意识自己的阴部完全暴露在那工作人员的视线,连忙用手把阴部遮住。脚铐取下后我终於可以直着坐起来,双手抱着腿坐在小艇上。工作人员把小艇划到岸边。

  小强就站在岸边等着我向我招手。另一名工作人员在岸上伸出手把我拉上岸。
  小强看到我全身赤裸着,惊奇了一下好奇的问我怎么脱光了的。我用手尽量遮住三点,跟小强说了刚才在上面发生的情况。小强没用手遮自己的小鸡鸡,表现的很自然,不怕我看。我脸红的骂说都是他们出的馊主意,害我出丑!小强连忙说兰姐身材这么好有十足的本钱秀给大伙们看!好羨慕!

  一会儿听到后面小壮的叫声,小壮也下来了。之后小壮也兴奋的上了岸,看到了我们俩连忙讚歎说够刺激呀!我还注意到了小壮的鸡鸡都硬了起来。三人都到齐了,我们得全身一丝不挂的沿路走上山回到中心楼那里去,路程差不多有四五百米左右。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全裸和本来认识的男性朋友一起坦诚相见的裸奔!感觉又怪又有点莫名的兴奋。小强本来要我走在前面,我才不要呢,那样不是被他们俩看完了,阴部和屁眼都会从后面暴露出来的。我要他们走我前面。上山的路上我在后面一路从后面看到小壮的蛋蛋抛来抛去好好笑!本来我是还用手遮点的,但后来那样实在是走得太吃力了,就索性不遮了,就自然的走着。小强小壮也时不时会看看我在后面有没跟上来。开始我还想遮体,但后来就算了,反正我们都坦诚相对了,大家都把大家给看光了,何必这么辛苦呢!

  差不多花了十来分钟我们终於走回到中心了,进了中心里面有一些人正买票,看到我们全裸的走过都看着我们笑。都是洋人我也不理太多了,有时还跟他们打个招呼笑笑。我们到柜台去取回我们的衣服,然后就再回到更衣室去穿衣。进入更衣室我才发觉噢我的内衣裤没在一起。上面的工作人员不是说好的会帮我送下来的?!怎么没有?我只好穿回我的长袖龟领衫和牛仔裤,里面真空着出去。小强小壮出来后我跟他们说我的内衣裤还没到呢叫他们帮我问问柜台。

  柜台用对讲机联络了上面的工作人员。上面的工作人员却说没有看到什么内衣裤呀,我们说不可能的他们答应我帮我拿下的。但经过一再的询问,上面的人都说不知道,上面很忙很多人排队等着,等下再说。我们就在那里等了差不多半小时还是没消息。柜台的工作人员只能以抱歉的口吻跟我们说对不起,如果要拿回还要等等看如何。我们再等了多十来分钟,我感到有些不耐烦了,就决定算了,跟小强小壮说我们走吧,不想等了。

  就这样,我真空的和小强小壮走回到停车场去取车。在回程半路我们都觉得饿了,当天一早就出去没吃什么早餐。正好我们路过一个镇区,看到有家写了中文的中餐馆,我们就停车下去吃午餐了。这是一家中国移民开的中餐馆,是自助餐自己拿的。进入餐厅,中年老闆娘就出来跟我们打招呼,寒暄了一下我们付了位钱,就找了位置坐下,然后各自去拿食物。餐厅里面包挂我们有四组人,都是亚裔人。有一桌听到他们的谈话是中国留学生。

  拿了食物,吃了一会儿,间中我有来来去去拿了几次,小壮坐在我旁边碰了碰我的手臂然后在我耳边小声跟我说很多人都在看我嘢!我那时才醒觉自己是没穿内衣的,很明显的凸点,一看就知道我是没穿乳罩的。之前我都把这事给忘了,不是小壮提醒我我还没当回事。我顿时脸又红了起来,低下头来吃盘里剩下的食物。我之后有注意到几个男生还一会一会的走过我们的桌子旁去厕所,都是偷偷的盯着我的胸部在看。当时我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也不刻意去遮,那样做无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吃完了午餐,我们出了餐厅回到车里。小壮说餐厅里面的人肯定以为我是那种喜欢玩露出的或者是性奴什么的,呵呵!我说去你的,竟然那样说我,都是你们给害的!当天下午我们还计划去看一个湖边的景区才会回汽车宾馆。之前都是小强和小壮开车,那下午我说我来驾驶。沿途一路都没什么车,可能这的景点比较少人来。看了这景点,回途中我们在一个休息站停下上厕所,休息站一个人影都没有。上车前小壮突然提议说不然我们试一试天体驾驶,在国内可没这样的机会体验裸体行车,正好这里比较偏僻,要尝试就是现在了!我第一反应是说他不要神经病了,今天还裸露不够吗?小壮说就是因为今天我们都体验了在大众场所露出的滋味,以后回国可能没机会做这么疯狂的事了,今天必须一次裸个够!小强也兴奋的附和小壮的说法。我想了想觉得不然就陪他们疯一次吧,感觉其实很刺激,可以偷偷的得到一种性快感。所以我就装作无奈的说好吧少数服从多数。
  但我命令他们先脱光衣服,不用我说他们已经快手快脚的把身上的衣服扒光了,还四处探看周围有没人。然后我是背着他们把我的高领衫和牛仔裤脱了下来。
  虽然我已不怎么介意给他们看到我的裸体了,但还是不习惯当他们的面脱衣。
  一会儿,三个一丝不挂的人坐进了车子,车子由我来驾,我坐到驾驶位绑上安全带,双乳暴露在安全带的两边,眼下可以看到自己的黑森林,感到有点诡异和紧张,从来没想过要这样光脱脱的驾车!驾驶了十来分钟没看到有其他的车路过,渐渐的就没这么紧张了,开始还是有点怕有其他车看到我们,尤其是我一个女孩子家作出这种近乎变态和羞耻的行为!

  开了一阵子,坐在我旁边的小壮直呼过瘾,说车的情境好香艳,很像是在拍日本的露出AV的情节!我也注意到小壮无毛的鸡鸡已经挺立着露出红红的龟头了,而且小壮也开始用手摸鸡鸡手淫了起来,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扣捻着他的乳头。我骂道小壮你,你在干嘛!啊嘢好噁心呀……小壮说他忍不住了,好刺激好爽,好想被插,嗯……嗯……坐后面的小强也应声叫爽,我探头往后看,小强也在那里手淫了起来,而且还用手指插入自己的肛门!我觉得他们怎么这么怪。

  哇呀!有个冷冷的东西触碰了我的乳头一下,小壮顽皮的用一支钢笔去挑我的乳头,我感到一阵的酥麻和触电的感觉。小壮坏笑的说兰姐你也玩玩自己的身体嘛,不要这么的矜持了哪,我知道女生也很享受自慰的!我说我还得驾车呢…
  …小强和小壮两人就忘着各自在那里自慰。之后我看到前方远处有辆车在对面车道往我们的方向驾来。我突然感到紧张起来,小强他们好像都不在乎了。一会儿对面的车驶近我们,那辆车贴了黑膜,我也看不到里面有几个人和他们有没注意到在车里裸露的我们。车一下过去了,我往望后镜看车很快就走远,没什么异常反应。渐渐觉得其实没什么好怕的,人在外国,又没人认识,就算给人看到,给人说是变态什么的又怎样呢?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有种羞耻的感觉,但就是这种羞耻感带来了那种特别的性快感,跟做爱带来的性高潮是全然不同的感觉!
  我看小强他们俩在忘我的玩弄身体,在环境的刺激下加上露出时羞耻的性快感,弄到我也开始按耐不住的充满欲望了起来!我一面驾车,一面偷偷有意无意的捻拉自己的发硬的乳头和抚摸乳房,感觉自己下面已流出分泌物,我摸了摸阴道口,手指都沾满粘液了……当时好想拿小壮搁在旁边的那支钢笔插入自己的阴道,甚至渴望旁边的小壮主动的来抚摸我的乳房,用舌头舔我的乳头,用手指玩弄我的阴唇和尿道口……想像着如果我一面驾驶,他一面在那里搞我的敏感部位那样的画面……或者小壮来玩弄我的阴部,小强在后面两手环抱我的双乳,按摩我的乳球,不停的拨弄我的乳头,那该会有多爽!

 可是现实则是小强和小壮除了刚才小壮用钢笔触弄了一下我的乳头来建议我
  也自慰,之后他们都不再理会我这么一个光脱脱,乳头已极度发硬,阴道已完全湿润的裸女,只是迳自在玩自己的鸡鸡……

  当我们驾到皇后镇市区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们也没再穿回衣服,虽然外面有多些车辆了,但我们也已经不再担心了。到了我们入住的汽车宾馆把车停在房外,看看外面没什么人,我们三人就裸奔出车到我们的房间。

  进入了房间,我累的很就直接躺到一张床上去。小强去上厕所,小壮在他的行李包里翻找东西。我们都已习惯大家没穿衣服似的。一会小壮拿了个东西跑到我的跟前说兰姐你可以帮帮我吗……你能不能戴上这个插我?他手里拿着一个有绑皮带的塑料阴茎,我忙问你那里搞来的这怪东西,他说是那天我们在基督城时他偷偷去一家成人玩具店买的。我说那你要我怎样呀?他说兰姐你站起来我帮你戴上就知道了。我有点迟疑不决的站起来,小壮就帮我把那个东西套上我的胯部系好,好变态哦,我就这样变成了个假男人,胯间还有条雄赳赳的大阳具!
  小壮立马就躺到床上去把两腿分开对着我,叫我用身上戴的阳具插进他的肛门。我惊歎的问你你这是搞什么哪?原来小强和小壮其实都是同性恋者,而且其实很渴望能变成伪娘,他们在同性恋都是想扮演女性的角色。那次是我身平第一次角色颠倒去「干」男人。

  我彆扭的学着男人那样把假阳具插入小壮的屁眼里,小壮兴奋的呻吟,我慢慢的来回抽插着(其实做男人不易,这样抽插挺累的),当时小强也来了,也参与进来,说兰姐你也插插我嘛,来嘛!就这样,我来回的一下插小强一下插小壮(这样算不算你们说的3P??)小强和小壮有时还会互相交叉噜对方的鸡鸡。我约莫干了20分钟感觉已经虚脱了,好累,腰好疼,不能再继续了。我看他们俩享受呻吟的样子,心里莫名嫉妒了起来!

  我说我不行了把假阳具从小壮的肛门拔出来,抱怨说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怎么这样呀?只管自己不管别人也有需要哪!小强连忙把我拉到小床的中间平躺下,小壮挪了挪位,然后我就夹在他们两人的中间,他们开始各一边用手指捻拨我的奶头,然后就两边用舌头啄舔起来,我立时感到无比的爽,从来没一时被两个舌尖挑拨乳头过,我开始娇声的嗯嗯呻吟起来。他们示意我用双手也帮他们抽拉鸡鸡,小壮则腾出一只手来抽拉我顶在那里的假阳具。

  一会儿小强换了位到我的背后坐下让我躺到他的胯间,他继续用双手捻拉我的乳头和揉捻我的奶子。小壮帮我把那假阳具拆下来,然后拿了一瓶油挤出些油到手上然后涂到我肛门上,我立刻意识到小壮要干什么,连忙摇头说不要不要,我还不曾被「开后庭花」呢!小壮说你试试看很爽的。小壮二话不说就把那假阳具慢慢的插入我的屁眼。一开始好疼,一种很彆扭很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感觉好像大便要流出来又被东西塞住那样。小壮慢慢的抽插着,我痛到哇哇叫了起来,但一会儿慢慢的习惯那种痛的感觉,也说不明白是痛还是爽。

  小强在我身后把阴茎放到我的腋下部位开始在那里抽插着,一阵子小强终於泻了,喷出的精液喷到我的腹部。小壮在用假阳具插我肛门时,另一只手也都在自慰,小强泻了后几分钟小壮也移到我的胸前,快速的抽自己的鸡鸡,一下颤抖,鸡鸡喷出奶白色的精液到我的乳房上。

  然后无力的躺到我身边来。假阴茎还插在我肛门里,我稍微使力,假阴茎就扑通的从我肛门滑了出来。我们就这样在那里躺了几分钟,我身上都是他们两的精液,腥味好重,但我也已经虚脱到不想爬起来了。一会儿小强想拉我起来说去洗洗,我说我都没力气站了,小强就一把我抱起来,把我放到浴室的浴缸里。小壮一下也跟了上来进入浴室。之后他们俩就帮我洗起澡来。我就累得躺在那里让他们服务我。小壮还贴心的拿了剃刀帮我把腋毛剃乾净(之后我才发现他们都是像女的一样把腋毛剃光的)。腋毛剃好后小壮说帮我把阴毛也剃了才好看。我自长大生了阴毛后从来不曾去修剪阴毛,小壮执着要把我阴毛给剃了,我想想算了就让他剃看看。剃阴毛时小壮还小心的把我的阴唇翻来覆去要把上面每根毛都剃到乾乾净净。这是他们第一次碰我的阴部,我给他碰到很爽,但已经累了兴致也不太高了,只是静静的在那里享受被触摸的感觉。我问他们怎么多女性的阴道都没兴趣吗?他们说就是天生的对阴道没舍兴趣,也没想把他们的阴茎插入女生的阴道中。我问他们没试过一次吗?他们都说没想过要试,我打趣的说那你们算不算是处男?!

  阴毛剃好后小壮还拿了小镜子照给我看多乾净。我这才发现其实我的阴部还很洁白的,还是粉粉的,就外阴唇边有那么点深色沉淀,阴道口红红嫩嫩的好挺好看的。之前我从没想看自己的阴部是怎样的,也不知到原来我的阴部和屁眼之间长了颗小黑痣,知道现在才发现!发现其实自己没阴毛看起来格外性感,自此之后我都养成了剃阴毛的习惯了!

  之后几天我们就往北行驶回去,回到新西兰北岛后,我们还探听到北岛东部有个比较着名的天体滩,小强和小壮都想去看看天体滩是怎样的景观,我们就特地拐到东部去那个天体滩看看。到了天体滩我们这次就跟那里的洋人一样,找了一块落脚点,把包袱放好后就把衣服扒光,在沙滩上铺上毛巾,我们就躺在上面吹海风。零零落落有些人群在我们面前走过,有些人在玩沙滩排球玩飞碟,有些人在海里玩水。大部分人都全裸,老少男女都有。这里的海水洁净清澈,泛着蓝绿色很漂亮。一会儿我们决定下水玩玩,玩了半响后上岸来把身体抹乾继续坐在那享受海风和观看人群在玩耍。

  小壮提议我们是不是要拍个照留念,我开始觉得还是不要啦,最后小壮说就用我的手机拍,我把照片留着,他们不拿那样我该不怕了吧!他们纯粹是想把这刻的美好回忆保存起来。我们就以海为背景拍了几张照,我和小壮站一起由小强拍,然后换小强,之后小强和小壮两人我拍。我们在那里逗留差不多三个锺就穿回行装,继续往北开去。

  第二天我们就结束了这次新西兰的「惊艳」之旅,由奥克兰飞回广州机场。
  在广州机场和小强小壮分手后他们搭班级飞回长沙,我就搭火车回深圳。
  在这次的旅程我不止是尝试和体验了裸体从高桥上跳下,在华人餐厅众目睽睽下真空凸点,全裸驾车兼自慰,还有就是跟两个男人「3P」但却是我「操」他们,还被插后庭,剃阴毛,一次过做了长到这么大不曾想像自己会去做的荒唐事。

  哎,人生就是要多尝试,那样才会不枉此生呀!

  好吧,我再做件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天体游记》之被捉

  自从在新西兰跟小强和小壮一起尝试各种露出天体和荒唐体验后,我回到深圳后心态开始变得更开放了,对天体和露出有了崭新的领悟。我和前男友已分手了将近一年了,也还没有找到锺意的新伴侣,我不是个随便的人,不会随便跟男人上床,但我也有性需要,因此新西兰之旅让我领悟了自慰和露出其实也能满足我的性欲望。

  那年的冬季,我偶儿会不穿内衣裤上班,因为穿得多外面基本看不出来我没穿里面的,但因为里面没穿所以也会有露出的快感,虽然没真正露出。有时跟同事开会开到一半,挪挪身子时,毛衣和乳头摩擦产生的那种酥麻感给我带来不少乐趣和刺激。虽然表面上是在跟同事讨论东西,但内里乳头已被磨到麻痒发硬,下面可能已流出淫水,这种表里不一的情竟其实跟真正露出的感觉是同出一则的。
  我也开始经常浏览一些天体,裸奔露出类的网页。也有时会QQ联络上次在澳大利亚天体奥林匹克时认识的那对马来西亚天体爱好者。记得上次他们给了一个关於天体旅游的论坛网址,经过那马来西亚朋友的推荐,我在该论坛註册了帐号,这是个私人论坛,不开放给没经过现有会员推荐的网友参加。虽然那网站是用英语的,我有什么不懂的都会用翻译软件帮我。

  我有时也会尝试跟论坛上的人沟通,都是写中文用翻译软件翻译成英文的。
  我经常在那天体旅游论坛上看到一些会员发佈天体旅游活动招集信息,有些会员也会把他们天体旅游拍的照片PO上这论坛。这论坛上会员召集的旅游活动基本都在东南亚一代的国家进行。论坛上会员根据IP会显示是来自哪个国家,我觉得好像只有我一名国人是会员。在论坛上我结识了几名来自香港的会员,也比较多跟他们交流,因为可以用中文写。我跟里面一个网名叫「outdoorkate」的香港女会员在论坛上的来往最密切。Kate也有共享一些她的私人天体旅游照片给我看,她本身曾经参与过两次论坛会员召集的旅游活动,一次在泰国,另一次在巴厘岛。

  就去年的五月份,Kate发信息给我说她在天体界的朋友在七月份会主办一次在菲律宾的一个岛上的「天体森林跋涉」活动(什么Nakejungletreking的,不怎么记得了),只有六个位置,是个小型私人活动,也没在论坛上发佈,问我是否一起跟她参与活动。我本来就挺想尝试参与这种天体活动,只是没认识的人一起,我一个女生单独参与有点怪怪,也有点害怕。因此这次难得kate叫上我,我一口就答应跟她参与了。

  七月份我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就从深圳起飞到菲利宾的马尼拉,然后再转机到民多罗岛的曼布劳机场。我们这次的跋涉活动就在这民多罗岛上的一处森林山区。我和Kate约了在曼布劳机场会合,然后一起乘车到曼布劳市区的一处和其他参与者会合。

  到了曼布劳机场出了大厅,就有名女生来到我的跟前说她是Kate的好友叫Cathy,说Kate临时突然家里有事不能参与活动了,所以安排Cathy来接我。Cathy说她就是Kate说的天体界的那个好友。Kate说她是菲律宾人但外婆是华人,她的中文说得流利。我跟Cathy上了车,Cathy跟我说这次的活动有五个人参与,本来包挂Kate是六人,但现在只有五人。所以除了Cathy和我两个女生,其他三名都是男生,都是菲律宾当地人。

  约莫驾驶了40分钟,我的到了一处别墅区,Cathy说这时这次活动的领队Johnny的别墅,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一早就从这里出发到活动的地点。到了别墅,Johnny和两名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已在客厅里等候我们了。Johnny是一名留着鬍鬚的光头佬,约莫40多岁,两个小伙子是Sam和Max,说是做网络科技的新贵。Johnny则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老闆。Johnny,Sam和Max都是不会说中文,所以跟我只能用英语来交流,我的英语不行所以大多要Cathy间中帮忙。

  其实Kate没来我心里挺害怕的,好彩有Cathy相伴。虽然Cathy的皮肤有些黝黑,但人非常热情,个子不高,算是娇小玲珑,身材却是凹凸有致,跟我差不多岁数。

  那天晚上晚饭后在别墅举行了个小小的「泳池派对」,就只有我们5人参与者。Johnny准备了些鸡尾酒和点心,大家都换了泳装到别墅后面的泳池游泳。游了一会儿,我们都上来坐到人泳池旁的长桌喝鸡尾酒。Johnny提议我们来玩「脱衣扑克」,谁一连输了5次,就是连续5手都没赢一次的,就得脱一件。基本上男的脱了一件就全裸了,因为只穿泳裤。我们女生就两次就全裸,我们穿的三点式泳装。

  当晚我们玩了将近三个小时,我们四人都脱光了,Max是最后胜利者,但Johnny最后才透露这游戏的最后胜利着不止也要脱光还要在大家面前跳一分钟的热舞。

  Johnny播放了只舞曲,Max也很配合的站到桌上,跳起热舞来,还学成午夜牛郎那样,我们都在下面起哄鼓掌。Max的鸡鸡比较长和大,可能跟有些洋人血统有关,还故意在跳舞时把鸡鸡抛来抛去,我看了都脸红起来。舞毕,时候也不早了,Johnny叫大家回房休息,明天一早7点钟准时在大厅集合出发。原来Johnny每次在活动出发前都会搞这泳池派对,是为了大家提早都习惯彼此坦诚相见,接下去的活动就比较顺利和快些进入状态。

  第二天一早,Johnny驾驶他的路虎四轮驱动车出发去了。我,Cathy和Max坐后面,Sam坐前面。一路上我们经过一些小镇市集,间中我们都下来买些水果什么的带着。约莫驾驶两个小时我们就到达我们要去的森林区。这次我们计划在森林景区逗留三天两夜。两夜会在森林和山里露营,帐篷Johnny已在路线的留宿区安置好了。

  到了目的地,Johnny开始跟大家说明这次活动的规则。Johnny解释说他与管理这森林公园区的政府单位的头头有很好的交情和关系,所以他们特别允许他来这里主办天体活动,不然的话国家法律是严禁在这里天体的。这里其实是开放给大众的国家森林公园景区,所以这次活动可能会遇到沿途有些普通旅客,Johnny说如果遇到别人我们都不用避忌任何东西,就算他们之后跟政府投诉我们违法在这里裸行,Johnny的政府关系人都会置之不理的。所以我们就只管享受我们这次的天体森林冒险活动,可以像以往住在森林里的原始部族那样,跟自然融为一体,尽情裸奔和享受大自然。最后Johnny强调我们的活动里不允许团员间发生任何性关系,因为这是属於康乐型的天体活动,如果团员间发生性关系,如被执法单位捉到,那就变成在公众场合公开表演猥琐行为的罪名,那样是会被警方逮捕和可能坐监牢的。另外为了大家能一致性的天体,Johnny要求大家把衣服脱光后放到他在车后箱准备好的收纳箱里,等我们返回来才穿回,一路上大家都一样没衣服穿。

  语毕,Johnny示意我们开始宽衣。菲利宾是热带国家当时天气非常闷热,那时我已满身大汗了。把衣服都脱了,凉快了许多,满身的汗水把我全身都弄到油亮油亮的。我把头发绑起夹好,不然头发会贴在全是汗的背部。我还偷偷的闻了闻腋下,好彩没发出什么怪味,不然就把我美女的形象都破坏殆尽了。我们一行人就我有剃阴毛,其他人都留毛,可能菲利宾不流行剃阴毛吧。所以起初我还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的阴唇比较大而且阴道口是露出来的,所以阴户都暴露在人前。Cathy的胸部很大,我看应该是E奶吧,乳晕和乳头都是黑黑的,相比之下我的乳晕乳头还算是比较淡的虽然已没有少女那样的粉红鲜嫩。但Cathy的阴部却是很紧凑,一丛像山羊鬍的阴毛,阴门紧紧的一线,完全没暴露出来,她的年龄和我相仿,不知道是怎么保持到那样紧致的。至於男生,之前一晚已注意到Max的阳具比较大,Sam就全身比较多毛,他的阴茎还是个包茎,龟头都无法露出来,像保险套那样有点好笑。Johnny是那种健身型的人,满身的肌肉,胸肌很发达,但小鸡鸡却是很细小,有点像热狗包里的腊肠,跟他的身材比例一比很像不太协调。

  我们把衣服脱了放好后,背上Johnny准备好给我们带有水和粮食的背包,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路我们都走在山间小路,周围都是树林,可以清楚的听到虫的叫声,间中还有些鸟和其他动物的叫声。走进了森林区,温度开始变凉了,我身上的汗也干了,乳头开始慢慢有点发硬了起来,应该是比较冷了,因为我的乳头很敏感,是温度的指示标。走了约莫一人小时,我们到了个休息亭。

  亭里有个穿绿色制服的人坐在那里,Johnny说是自己人是看守林区的人员。

  我们到亭里歇下脚,Johnny和那看守交谈了会儿,然后还特地把那个招到我的跟前,介绍我是来自中国的会员,那人还跟我握握手,不时上下打量我的裸体,可能是比较少看到皮肤比较白的女生吧,我给他看到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我坐在那里,脚微微打开,没有阴毛遮掩的阴户暴露在外,可以看到一清二楚,那时我也不好把脚闭合,那样做无非是用行为控诉他偷看我。反正是来天体的,那就得抱着什么都给人看光无所谓的心态,还扭扭捏捏什么呢?那时我还顽皮的把脚打得更开,让他看得更加清楚我那湿润粉红的阴道口。我注意到那个看到猛吞口水的傻样好好笑!

  休息了约莫10分钟,我们再度启程,接下去也都是林间小道,偶尔会有蝴蝶飞过,有时也可以看到些猴子在树上攀爬,看到我们经过,贼头贼眼的注视着我们,可能觉得这群人非比寻常,怎么女的奶奶都露出来,男的「尾巴」晃来晃去,跟它们很像没什么两样!

  森林里的空气非常清新,另人心旷神怡,我们又是这么赤裸裸的漫步,全身上下都被这一层清新的气息给包围笼罩着。走着走着我感到有些尿急,就跟Cathy说我想找地方方便方便。Cathy说其实她也想解决,而且想上大号,就跟Johnny说了我们的需要。Johnny看了看地标,说还要走多半人时辰才能到我们要去的营地,如果无法忍这么久的话就在这里附近找个地方解决。
  我们两个女生都无法忍这么久了,所以选择在道旁的大树后面解决。所以我们俩把包包教给男生,Cathy因为要大便所以要到更里面些,以防臭味影响其他人。我则不想跑太远,就在大树旁。我看其他男生在约莫5米外在谈天,我就蹲下开始尿尿,可能是有些紧张,第一次在这么开放的空间解放,我不小心尿到了小腿上了。我连忙喊说要卫生纸,刚刚把卫生纸这事给忘了都没带着。Cathy在里面点听到了我的喊声就用当地语言叫唤。当我还蹲在那里放出一些余尿时,Max突然出现在我跟前,递给我卫生纸。我吓了一跳,但还是接过了他递来的纸,我意识到自己还是蹲在那,一点尿还在滴出来,连忙用手遮掩阴部,羞死了,给Max看到我尿尿的样子。Max不好意思的说sorrysorryokoknoproblem,youalsowatchme,equal。,Max就在大树的另一角手扶他的大鸡鸡,开始当我的面小便起来,小完就甩甩两下(原来男生是那样小便的,从前都没看过男友小便过)。

  我立马脸红的站起来往回跑开,一面走才一面用纸檫阴户和小腿中尿的部位。
  Max一会也跟上来归队,还跟我打了对不起敬礼的手势,小声说sorrysorry。Cathy很快也回来了,我问她有带卫生纸去吗,她说没有呀,她就地摘叶子檫的(好厉害,这样都行!)。

  全部人归队后,我们开始再往前走,约莫40分钟我们到了目的地了。这里是距离小溪边约50米处的一块平地,Johnny事先已经安排人把露营帐篷搭好,一共三人帐篷。Johnny叫Sam和Max跟他去砍材以便等下生火煮晚餐用。而我和Cathy则先去小溪里玩水,他们三人一下子就会过来,而且Johnny会带钓竿来钓鱼,话说这里溪里的一种鱼特别美味,是我们当天的晚餐不可缺乏的主菜。

  我和Cathy把行囊放下后,就高兴的往小溪的小路奔去。小溪水很清澈,水位不高差不多到我的大腿,溪底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我和Cathy把鞋子脱了就往溪里扑去。水很清凉,泡进去很舒爽。我和Cathy就开始嬉戏互相拨水,然后就在溪里游泳,之后我们发现那里有块大石平台,就上去躺下休息一会。在石台上躺着,微微的凉风伴着流水声吹来,好一个悠然恬静的气氛。我们俩就静静的躺在那里享受微风轻轻的吹到我们全部暴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上。
  正当我们在石台上躺着享受大自然的恩典时,突然看到有闪光灯,才意识Johnny他们来到了,还拍下我们俩在那里躺着的照片。我有些紧张被拍照,Cathy说没事的,Johnny会在主办活动时拍些照片,但如果他要用这些照片在网上或他的博客贴图的话,都一定会打马赛克保护会员的个人隐私的,我才稍微安心一些。

  一会儿Johnny,Sam和Max也下到小溪来。Sam和Max两人在溪水里嬉戏游泳,而Johnny拿着相机,钓竿和篮子涉水到我们躺的平台来。来到我们这里他把东西放下就开始准备垂钓。约莫过了10分钟,Johnny钓到第一只鱼,我们也好奇的凑过去看他钓鱼。Sam和Max也往平台上游来。Johnny把钓竿拿给我,教我试看钓鱼,我就握着鱼竿听Johnny的指示垂钓起来。大伙之后就轮流试着钓鱼,Johnny就趁这机会拍我们钓鱼的情况。最后我们钓上了7条鱼供晚餐烧烤用。

  我们看天色已经慢慢的暗下来,大伙就准备回去营地,但在临走前Johnny要拍人团体照,Johnny去设好三脚架,然后大伙在平台上拍了「团体照」。之后Max还要求要跟我单独合照,Max便环保我的肩旁,手还不时抚摸我的肩。Max靠近我时,近距离我明显的闻到他身上的气息,有种说不出什么但却挺吸引人的味道,不知怎么的和Max皮肤贴近后,我莫名的产生了种性冲动。看着他那白净的大阳具前面露出了嫩红色的龟头和大大下垂的蛋蛋,不懂为什么突然有种很想把它含在口里的冲动(我从来没给人口交过因为觉得很噁心)
  拍照完毕我们一行人就带着东西和鱼获涉水走回营地。回到营地我们就开始生火烧烤钓到的鱼和煮热一些Johnny准备的罐头和食品。花了将近1小时我们才开始吃晚餐。那鱼真的很鲜甜多汁,好好吃!吃完了晚饭,Johnny播放音乐,大伙就围坐在营火旁歇息。当音乐播出了拉丁舞曲,Max还跑过来邀请我跟他一起跳舞。Max拉着我的手翩翩起舞起来。当然我们只是手拉手,身体并没贴在一起,大家都赤裸裸的,一靠近敏感部位都碰在一起的那多不好意思呀。我感觉好像Max对我有「兴趣」的样子,一直对我献慇勤。

  营火越来越小了,Cathy说外面蚊子多了,她先进帐篷。我和Max再跳了会儿舞,大家就各自回去帐篷了。我和Cathy共用一个帐篷,Max和Sam一起,而Johnny自己一个帐篷。我进了帐篷,Cathy正在身上涂东西,看到我进来,她说正好要我帮他抹背部,说那是椰油混合香茅油做成的防蚊油,因为怕野外蚊子多,我们又是赤身裸体的那更糟糕。我帮Cathy在她的背部抹油,抹完了她说她也来替我也抹上。Cathy说她是开美容按摩院的,开了两家分店了,她是专业的按摩师,时间也还挺早的,就给我用这油来做推油按摩。Cathy问我有没时常去SPA和做按摩什么的,我说我有去Gym健身,但很少去做按摩或SPA什么的。Cathy说那今晚替我好好按一按,保证我舒服。Cathy把一个还卷着的睡袋当枕头,叫我俯身背靠上躺下,然后她就在我的背部滴上一些油,开始给我的肩膀的背部做按摩推拿,Cathy的手法很纯熟,用力也恰到好处,给她这么摸一摸全身开始放松许多。之后她替